黎雨暘

不需要知道说什么的戬杰超甜瞬间 UP主: FOOD-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294496

加个對白

杰:好嘛!好嘛!原諒我吧~我真不是故意的

戩:親我一下就原諒你。一邊說著一邊摟緊查杰的腰並將臉靠了過去

杰:.....姆啊。 (´ε` )♡

戩(媳婦兒太可愛了 (*´ェ`*)

当天璇国鱼与熊掌兼得时 UP主: 吕鋆峰的咬唇妆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841995
哈哈哈,如果這兩人同時並存,咱包子就上天了!!!
根本穩贏,其他國家都別玩了!!!

不過,包子身體扛的住嗎?
而且,難不成要一三五公孫鈐
二四六裘振,禮拜天猜拳嗎?

蹇齐 教授,离我遠一点 1

楔子:約定

这天,兩个小男孩一如往常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只是,不同以往的是,平日活潑的孩子们,今日卻不發一言。

小齐,你走慢一點,小心跌倒。走在後頭,年紀稍長些的男孩轻声道,一边說著一边伸手去牵走在前頭那个年紀稍小,个子也較矮的男孩。

煎餅哥哥…。原本低著頭,被喚作小齐的男孩抬起了頭,水汪汪的大眼盈滿了淚水,望著蹇宾,他問道:听说你要搬家了…会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…是真的嗎?

看著眼前快哭出來的齐之侃,蹇宾猶豫了会,点了点頭说著:嗯……是真的,我爸说: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做溫哥華,那裡,会有新家、新朋友及新的生活。

听著蹇宾的話,齐之侃再也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著,斷斷续续的说著:你不要走,不要走好不好?他很害怕,害怕他的煎餅哥哥到了溫哥華後会忘了他。

蹇宾看著齐之侃哭花的小脸,像是知道他心裡所想似的,趕忙從口袋裡拿出手帕替他擦眼淚,一边說著:別哭了,就算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我也不會忘記你的。

真的嗎?齐之侃滿眼通紅的望著蹇宾啞声說著。

真的,我什麼時候骗过你了?蹇宾将手放在齐之侃的頭上,轻轻撫摸著。

那…拉勾!齐之侃望著高他一个頭的蹇宾,伸手拉住对方的手說著:你絕對不可以忘記我哦!还有,以後…你一定要回來找我。

嗯!蹇宾笑著說道:拉勾上吊,一百年,不許変。

兩隻小指頭勾在一起後,蹇宾看向齊之侃,認真的说道:我答应了小齐兩件事情,那麼,小齐也答應我一件事情吧?

什麼事情?齐之侃好奇的問著。

答應我…小齐以後要做我的新娘。蹇宾猶豫了会,害羞的說道。

好!那以後,煎餅哥哥要記得回來娶小齐喔!望著蹇宾滿臉通紅的样子,齐之侃毫不猶豫的答应了。



多年後的齐之侃表示:我他喵的怎麼把自己卖了!!!



然後,蹇宾拉著齐之侃的手,來到了他们平時喜欢攀爬的一棵老榕樹下,說著:小齐,我们來做个時空膠囊吧?一边說著一边拿出一个小小的鉄盒。

好啊!齐之侃從書包裡拿出一本筆記本,撕了兩張,一張遞給蹇宾笑著說道:把現在想說的話,未來想做的事情,全部寫下來後放在裡面,等我们長大後,再一起把它挖出來。

当兩个人將東西埋好後,拍拍身上的泥土,蹇宾牽起齐之侃的手,說著:回家吧!

嗯!齐之侃乖乖任由蹇宾拉著他的手,在夕陽的映照下,兩個人的影子被拉的老長。

執离 無視原剧 甜甜噠小短篇

与原剧無關,執离兩人從未離心,之後兩人隱居山林,無關家国,只有兩人甜甜甜的故事,而妨礙執离兩人甜甜甜的,都是黑惡勢力!!!😃😃😃😃😃
正文開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從前,在竹林深處,有一座木屋,在那裡有一对感情甚好的夫夫。
沒有人知道他們姓什名谁,更沒有人知道,他們曾都是一国之君。
阿离阿离!你看!我挖到了这麼~多的番薯喔!一名滿臉是灰的男子,手捧著一大堆的番薯,興沖沖的同另一位正在劈柴的男子说著。
而被喚做阿离的男子,緩緩抬起頭,微微一笑後,起了身倒了杯茶遞給男子,笑著说道 :王上,辛苦了,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。一边說著一边拿著帕子將男子脸上的灰擦了乾淨。
執明笑嘻嘻的把脸湊了过去,一边說著:阿离,先做飯吧?
嗯!先准备生火吧!慕容离点了点頭,一边說著一边手也沒閒著,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劈好的木柴後,轉身进了屋裡。
阿离,你可後悔?望著那人的背影,執明沒來由的问了一句。後悔放棄一切,与我一同隱居山林…
慕容离頓了頓,緩緩的转过身說著:不後悔,只是,要是再跟你一起生火,我才後悔呢!还記得当时不知是谁差点把这屋子炸了。
听著那人的回答,執明癟著嘴說著:阿离是在笑話本王嗎?
怎麼会呢?阿离哪敢。看著眼前的執明,慕容离的眼神柔了幾分,緩緩說著。
只要能同你一起,我便不悔…
王上…我知道我欠你的太多…
所以,我把自己賠給你…用我一世的愛來補偿你…可好?

看著眼前的人兒,執明此时再也忍不住,將人一把按进自己的懷裡。
王…王上?慕容离頓了頓,但也沒有掙扎,只是任由執明抱著。
感觉到怀中的人沒有掙扎,執明便將怀中的人抱上床,然後压了上去。
这一晚,兩个人,被翻紅浪,一夜纏綿,直至天明。
一夜放縱,使他全身痠軟無力,但因習武之人的底子還算深厚,使他勉強起身端坐於鏡前緩緩的梳理著自己的頭髮,沒想到放下頭髮後,竟使得他的容顏更顯得妖嬈嫵媚,卻又不俗艷,反而还有一絲仙气。
而執明进屋时,便是看到了这幅情景,一个紅衣美人端坐於鏡前,纖纖玉指緩緩從烏黑的髮絲裡滑落。
阿离?執明轻声的喚道。
王上既然进屋了,怎麼愣在那裏呢?慕容离緩緩起身,望著執明说道。
嗯…。執明回应道,便緩緩的向前挽起慕容离的手,走向鏡前,將人按至椅子上,說道:阿离,本王替你梳頭,可好?
好。
我们成亲已有一段時日了,阿离以後便直喚我的名字,反正如今我们都不是君王了,可好?
全憑你的意思。
那喚我相公可好?
………好。


(其實最後一句,我本來想寫"滾"的)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暴風哭泣

剛看了最後一集,我特麼的要去炸了編劇家!!!!

吾王啊,您还是去晚了😭😭😭😭😭仲大人已失了理智,什麼話都聽不进去了。而且就算他想收手,也不可能了…

執离的關係,也無法挽回了嗎?勢必要到你死我活兩敗俱傷才能罷休嗎?

MD!!!我超想弄死編劇!

裘光 竹馬変情人 完結

谢谢從第一話看到这裡的小伙伴们,雖然我的文筆差,但是我会努力的产糖的,愛你们,麽麽哒!!!!!






包子懷裡揣了兩个小包子


正文開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最近的陵光有些奇怪,裘振也说不上是哪裡奇怪,直到那天晚上…


那天,陵媽媽煮了一鍋魚湯,想给小倆口補補身子,裘振知道陵光從小最愛吃魚了,可是卻不会挑魚刺,從小到大,都是裘振把魚刺挑乾淨後,再餵陵光吃,这天也不例外。


可是,陵光卻皺著眉頭说道:裘振,把魚拿開,好腥,一边說著一边把他平日最愛吃的魚推開。正当裘振闗切的想发問时,只見陵光白著一張臉跑到洗手間去吐了个昏天黑地。裘振十分的擔憂,於是便也跟了过去。


这几天,陵光一直都很不舒服,除了吃一些酸甜的東西之外,便是吃啥吐啥,当他吐完後,意圖站起身,卻突然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
当陵光醒來後,便得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。


他懷孕了,已經一个多月了


他靠在裘振的懷裡,小手轻轻撫上自己还未突起的小腹說著:阿振,一想到有个小生命在我的腹中成長,这種感觉…好奇妙。


裘振沒有回答,只是將陵光抱的更緊了些,眼裡滿是柔情。


之後,陵光生了一对雙胞胎,大兒子叫陵秋,二兒子叫裘光。


他們緊緊牽著彼此的手,看著眼前兩个玩的不亦樂乎的熊孩子,相視一笑。————The End


总感觉我好像爛尾了,呵呵…
你們觉得甜度如何啊?

獨占我的英雄,大推

http://www.i-comic.net/share.php?device=android&code=736853606211768482F196C4

兩對CP都好萌!d(0/////0)b
為何更辣麽慢,敲碗中

主執离,仲孟及第一季全員,如若搞事二人組重生的話

阿离还是是当初的阿离吗 UP主: 爱上虎牙的阳光boy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207771




被虐哭,決定写文,可能会写

執明亲眼目睹太傅死在自己的眼前,後來,是子煜戰死於沙場之上,那时,執明便不再是過往那个不知憂愁為何物,成日只知嬉鬧玩乐,混吃等死的主了。

他徹底変了,越來越有君王的样子,失了那时的赤子之心。

執明:阿黎已不是阿离了,而我也不再是我了,如今,物是人非,我們都是君王了。

慕容黎:是啊!可如今,我卻懷念你曾經無邪的笑容。

仲堃仪:吾王啊,在这乱世之中,你不能長乐未央,卻助我平步天下,如今,乱世將起,便由我來替你腳踏这累累白骨,成全你的盛世愿景。
慕容离啊,如若天权因你而伤,那執明还会对你一如既往嗎?

常言道:人生不如初見,但如今,我卻认为不見最好。

裘光 竹馬変情人 6

交往一年後的七夕,陵光與裘振挽著手走在大街上,夜晚,灯火璀璨,街上的車辆川流不息。來來往往中的人们多是手上捧著花的情侶,路邊的店家也都应景的掛上了花灯。偶有汽車鸣笛的喇叭聲,餐庁播放的浪漫情歌,賣花小販的祝福詞,沸沸揚揚的好不熱鬧。



忽然,一位身穿著围裙的小哥沖出來攔了他们的去路。先生,買束花送女朋友吧?他露著靦腆的笑容,熱情而又期待的看著裘振和陵光說著。



裘振笑了笑,將同陵光牽著的手,举了起來說道:抱歉啊,我们沒有女朋友。



此時陵光已羞紅了脸,不自在的想把手抽回來,可裘振怎麼可能让他如願呢。



小兄弟也是精明,了然道:沒有女朋友也可以送男朋友呀,戀愛自由,不分性別!”



裘振被逗的哈哈大笑,一边拿出钱包一边說著:小兄弟,你說的对,這花我全要了,替我包起來吧。



卖花的小哥沒想到自己运氣這麼好,卖了大半个晚上,第一單居然就清倉了!頓時開心的不得了,一边包著花一边說著:謝謝你,先生,祝你們幸福白頭偕老!



揮別卖花的小哥後,裘振还止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。手裡的一大束玫瑰花轉手就塞進了陵光的手裡。



你幹嘛?陵光滿面通紅一边收下了花一边說著。可裘振沒有回答,逕自抓起陵光的手,穿過了幾條街,終於到了一個沙灘邊上,相較於遠處的人山人海,這裡就顯得人煙稀少了。



当陵光还想再發問時,突然裘振用手蒙住陵光的眼睛,靠在他耳边說著:噓!別說話,1……2…3…



嘭……嗙……絢麗的煙火在天空中綻放出繽紛的色彩,然後迎來了幾分的靜默,但緊接著,又有幾束煙花咻咻竄升齊齊綻放,此時遠處傳來鼎沸的驚呼声,以及此起彼落的讚嘆声。



但陵光此時,已經無暇顧及旁人的騷動,因為,裘振正從背後緩緩抱住他,在他耳边細語呢喃:美嗎?



"嗯"陵光愣愣的點頭,目不轉睛的望著夜空閃爍的煙火。



看著陵光映著光的側脸,裘振忍不住的轉過他的頭,雙手捧起他的臉頰,使兩人四目相对,煙火的光影在彼此的眼眸中閃耀著点点星光。



这情景美的使人沉迷,而他們忘情的在滿天星斗中,唇舌交纏,那個吻,激烈而又纏綿。



結束了这甜蜜的吻,陵光有点意猶未盡的望著裘振,而此時,裘振從上衣胸前的口袋裡,拿出了一枚小小的戒指,緩緩的單膝跪地說著:陵光,嫁給我好嗎?



而周围忽然靜默下來,望著此處,看到裘振手上的戒指,立馬起鬨道:嫁給他!嫁給他!



那一晚,陵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,只記得那一晚,裘振要了他無數次,以及手上那枚小小的戒指,代表的意義。















下章完結😆😆😆😆😆😆

蹇齊 教授,离我遠一点 文案

蹇宾小齊是兒時玩伴,但因某些原因而分開,離別前,蹇宾和小齊約定了三件事情
一,蹇宾永遠不會忘了小齊
二,蹇宾一定要回來找小齊
三,小齊以後要做蹇宾的新娘
長大後,小齊因為出過一場車禍,忘了蹇宾,後來在大學裡遇上已經成為教授的蹇宾,卻沒有認出他來,使蹇宾有些難過,不過也下定決心不靠兒時回憶來追求小齊。
於是開始各種追妻大作戰
例如,溫馨接送
愛心便當
特別補習之類的…